KEEP
CALM
AND
CATCH
MY
DREAM

保加利亞祕景七湖3日2夜行山記 (詳細)

By | 20:18 請有空按廣告以支持本站!

- 窮遊歐洲5個月 - 保加利亞Bulgaria

保加利亞是我這五個月歐洲之旅的第二站但我曾進入保加利亞3為什麼?

第一次和第二次所去的地方分別是東面 (Varna, Valiko Tarnovo)和西面及中部 (Sofia, Plovdiv).

而為甚麼要去第三次因為我真的很想去位於RilaSeven Rila Lakes! 認識到七湖其實是我在搜尋首都索菲亞(Sofia)附近景點時發現的Sofia是月份是五月中那時候就算是連離Sofia近的Mt Votosha也是積著雪的而七湖最底點是2,095想看最底點的湖當然沒問題但我想看的是所有的湖(7), 而最高的是位於2,535. 我亦想花1整天時間由最下面的湖走到最上面的看清楚每個湖的形狀大小顏色.

所以最後在Sofia時我還是放棄了去知道去了也不能在湖附近走動和爬上最高湖和位於那附近的觀景台.

但心仍不息千里迢迢過了一個半月我遊了希臘(Greece)後特地進保加利亞一趟這時候終於是月尾!!!
第一天 ( Day 1) – Blagoevgrad -> Dupnitsa -> Sapareva Banya -> Rila Lakes Hut

由於這想法只是忽發其想我從希臘的Thessaloniki一大清早乘巴士到保加利亞的Blagoevgrad. 我只知道若我要到Seven Rila Lakes我就要先到Dupnitsa然後再乘巴士到Sapareva Banya. 夏天再有車由這裡到Panichishte, 然後走一小段路就是纜車乘車處若沒有車就要走2小時到達纜車乘車處.

我知道有巴士由BlagoevgradDupnitsa, 所以才在這裡開始我今天的旅程但在Blagoevgrad巴士站的職員英文都是不靈光我說我要去Dupnitsa售票處職員跟我說沒有車...然後我問另一家不是公營的巴士office, 他們說'no ticket'. 我相信是由於那輛是長途車會途經Dupnica但在Blagoevgrad已坐滿再問其他職員終於知道1個多小時後會有車開我只能死守在巴士站因為若我走了一輛車我就不知甚麼時候有....

最後一點許時順利由BlagoevgradDupnitsa, 但到Sapareva Banya的車又要再等約一小時才有所以到Sapareva Banya已經是四時許


在Sapareva Banya的牌, 看到最尾的一行- Х. Рилски Езера, 就是Хижа Рилски Езера的短寫, 也就代表Rilski Ezera Hut - 即是Rila Lakes Hut - 我今天的目的地. 所需的時間是 3ч - 3час - 3小時.

因為這日子沒有巴士到下一目的地Panichishte, 我就試一試截順風車(hitchhike), 十五分鐘只有數輛車經過到纜車乘車處又有多少輛車呢? 但最後, 我截到一對情侶他們也是去纜車乘車處幸好今天星期天有一些本地人會來登山但他們只是短留乘纜車上去再乘纜車下來如果沒有人載我我就要走2小時到纜車乘車處了好了經過一天的轉車行動我終於到了纜車乘車處了.

 
纜車乘車處

因為我慳了時間由Sapareva Banya上來我決定由這裡走上去沿路不是很多人有幾隊人下山看見我都好像很興但原來走上去只需約1小時很容易


走路到上面的中途看見纜車

走了不久後在眼前的就是我今晚會留宿的Rila Lakes Hut, 超豪華兩層的ski resort. 這裡有wifi, 有浴室很奢華但當天wifi死了不能用可惜.

六月份Rila Lakes Hut價錢是
20 lev 十人床位一晚5lev 有早餐
最貴可以達90 lev一人二人房
本來我是十人房最後竟然可以免費調到二人房還只有我一個太好了.
趁黑夜前還有時間我就到外面走走看看風景很開心我來到這裡明天將會是豐富的一天.


遠看豪華的Rila Lakes Hut



十人房, 好像住了好多人? 錯了, 除了我之外, 其實全部也是在這裡工作的人


餐廳的豆湯, 2lev

第二天 (Day 2) – Rila Lakes Hut -> The Lower -> Fish Lake -> The Trefoil -> The Twin -> The Kidney -> The Eye -> The Tear -> Ivan Vazov Hut

第二天吃過自己的早餐後就出發原本我的行程只是遊湖然後原路走回Sapareva Banya (其實早在搜尋資料時我知道可以由Seven Rila Lakes走到Rila Monastery修道院, 但要分兩天走). 在旅館裡問人時無意中發現有人跟我一樣但反方向走, 他們是由修道院那邊來, 從他們口中我就可以很清楚路況, 因為我最擔心的是1. 究竟行走的路有沒有結冰, 有多少地方是要越冰而過. 2. 下一個投宿的地方有無有開. 他們跟我說路況還好, 只是少量地方有冰, 還有Ivan Vazov Hut是有開的. 於是在不到數分鐘的時間我就決定今晚走到Ivan Vazov Hut留宿, 由兩天一夜變成三天兩夜的行山旅程.

沿湖的方向由低走向高處一路上沒有甚麼人先經過最低的The Lower Lake (2,095), 再上Fish Lake (2,184), 其實原本前一晚我想在位於Fish Lake Seven Lakes Hut度宿但到達Rila Lakes Hut時工作人員跟我說Seven Lakes Hut很簡沒有電有要拿鑰匙因為我電話要充電令gps運行所以我最後選擇了Rila Lakes Hut.

Fish Lake背景配上Seven Lakes Hut很特別.對比之下Lower LakeThe Trefoil就沒有這麼吸
引人.


Fish Lake, 相機就放在Seven Lakes Hut前玩自拍


遠觀Fish Lake 和 Seven Lakes Hut

Twin Lake (22,43)風景很漂亮還有人在湖邊露馬匹在休息, 由於這個湖形狀特別, 你越走得遠它就越大. 在這裡我找了一塊大石, 坐了下來吃小食. 我想慢慢欣賞雪山, 湖水及青草的景象.

The Twin, 有馬有露營人

再上就是The Kidney(2,282), 這個湖真的是Kidney的樣子. 而再上就看見半結冰的The Eye (2,440), 非常漂亮, 我萬萬猜不到其實這季節的湖是最美麗的, 有雪有水, 感覺潔淨神聖.


The Kidney


The Eye, 超神奇的半結冰狀態

在The Kidney附近往下拍的4湖

最後一段就是上The Tear (2,535), 這個湖是全結冰的. 沿路都是結冰的, 很滑, 我要兩手兼用抓著冰才可爬到上去. The Tear附近就是觀景台, 風大得很, 觀景台上插著國旗, 待在那裡不夠5分鐘就要到避風處.


全結冰的The Tear

看見有時間, 我就在往Hut進發方向到其中一座山看看 – Peak Vazov. 沿路有時候會看到指示牌, 但都脫色了, 你只會看到指的方向但看不到指示牌上的字. 我靠的就是一路上在石上的顏色指明路向及gps指明目的地名字.

這天天氣不俗, 我很享受大自然的寧靜,很久都碰不上一個人. 最後往Ivan Vazov Hut的途中碰上了一名法國女子, 她第一句跟我說:Do you speak English?我當然回答: Yes. 然後我們就一直走一直談下去.

到達Ivan Vazov Hut, 看見屋裡有一隻很大的狗, 還有小貓兩隻. 主人跟我們談天. 今晚除了我們倆個度宿外, 還有一對保加利亞的情侶


Ivan Vazov Hut


Ivan Vazov Hut 床位

放下一些東西後, 我想再走一段路看看七湖的景象, 於是出外行走, 一走就2小時


Ivan Vazov Hut 往上走向打撗走看見雪還未溶光的景象



這裡看見6湖!!! 美!

回來後繼續跟大家談天,主人請我們喝地道酒Rakia, 配上紅蕃茄和青瓜, 不錯. 主人在這裡已經3, 冬天這個山頭可低至-40, 冬天時他曾看見過熊及狐狸,真的很不可思議.

我們在日落時份還走到遠一點看日落. 今天剛好是月亮最大的一天, 看著月亮, 我感覺到我在這裡的經歷都是獨一無二的. 晚上屋裡沒有燈, 只有蠟燭, 大家九十時許就上床睡了.

第三天 (Day 3) – Ivan Vazov Hut -> Rila Monastery

今天很簡單, 就是往下的走, 走到修道院去. 跟大家道別後, 我就出發去. 這段路一開始視野都很開揚. 是末段開始往下走時是密林. 有時身旁的植物都幾乎跟我差不多高. 沿路石上樹上都有顏色標記, 讓你知道路是怎樣走. 景色雖然沒有前一天的漂亮, 但仍然是綠草如茵, 大地在我腳下的感覺. 我走了約四小時十多分後就到達修道院 (指示牌寫7小時)


沿路很綠很綠


在石的標記


後段進入密林, 指示牌寫此段路需時7小時

Rila Monastery是保加利亞最大的修道院所以很多遊客會來這裡到此一遊身穿登山服的我和他們格格不入.不要緊我自有自己欣賞事物的心情在這裡閒逛.Rila Monastery是保加利亞最大的修道院所以很多遊客會來這裡到此一遊身穿登山服的我和他們格格不入.不要緊我自有自己欣賞事物的心情在這裡閒逛.


Rila Monastery


超漂亮壁畫

正當我在附近一間餐廳看餐牌時 在山上認識的法國女子向我打招呼. 雖然我們離開時方向不一樣, 但最後竟然也用了差不多的時間到達修道院. 她的大背包放在附近可以露營的地方, 所以她要回去那裡拿. 於是我也跟著她走, 還到那裡吃午餐. 吃過午飯後, 她提倡截順風車. 她下一個目的地的是Sofia, 而我就要回Blagoevgrad. 於是我們就由露營地走回修道院正門, 每逢有車經過我們都嘗試豎起姆指, 看看可不可以一起搭出去, 至少到離這裡約20公里的村莊Rila, 或更遠

法國女子在我來說很厲害, 她已經試過無數次乘長途順風車. 其實我在保加利亞有更多想去的地方, 但是因為公共交通工具都去不到, 最後都放棄了. 但她呢, 就用順風車的方法去光了我想去的那些地方但她也坦白說有數次司機都問她可否跟他們XX (你明的).

最後, 我們終於截到了一輛前往Sofia的順風車, 法國女子暗地說太幸運了, 一截就截到了她要去的目的地. 而我就會在Rila下車再乘巴士到Blagoevgrad.

這一晚是我在保加利亞的最後一晚.Blagoevgrad不是旅遊城市, 在街上遊走很多人都會望著我. 原本我想在這裡大吃一餐, 但兌換的錢不夠, 又怕第二天乘車馬其頓 (Macedonia) 不夠錢, 所以最後只在超市Billa買啤酒及Moussaka來作為我在這國家最後一晚的晚餐. 但在這晚我住的可是酒店單人房喔! (30lev) !

欲支持本站或覺得此篇文章有用, 請按一按在右邊(桌面)或下面(手機)的廣告~ 感謝!
Newer Post Older Post